Culture

你的工作有影响力吗?

访谈

如果你的职位并不存在,谁的处境会变得更糟?你的答案便是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口中的工作意义。格兰特是组织心理学家、作家兼TED博客“WorkLife”的主持,专门研究怎样让工作“不糟糕”。格兰特通过与各行各业的许多公司合作(甚至包括航天员)汲取经验,致力在传统办公室环境试行新方法,这次他将与《360杂志》读者分享他的经验,如何在工作环境建立信任和寻找工作的意义。

360:现在大家经常谈论在工作中寻找目标,你认为这点为何成了全城热话?

亚当·格兰特(AG):有意义的工作之所以带来最大的动力,是因为你所做的事情能够改变别人的生活。何为工作的意义,你应当能感到自己的工作能够影响他人,一旦你的职位不存在,有人的处境会变得更糟。有一点很有趣,如果要求受访者列出最看重的职位特质时,自1970年代初的调研细看,在2000年, “有意义的工作”是位列第一;如果你再回头翻看70和80年代的调研记录,这个答案始终占据榜首。

360:追求创新的团队要愿意承受失败,而那需要信任。可是,许多企业都无法建立那份信任,为什么?

AG:我跟一组上过国际空间站的航天员和帮忙训练他们的领导专家谈过,他们异口同声给了相同答案,那就是信任并不在于你多喜欢自己的团队,而是你认为同伴是否可靠。大家不需要有很多共通点,也不必拥有相同背景或相同信念,只要我们能相信队友会做好本分,以共同利益或目标为出发点就好。

以这组航天员为例,当中的成员其实曾有敌对关系。美国航天员飞到俄罗斯斯空间站,两国的航天员和宇航员都曾当兵,经历过“冷战”。如今,他们要在空间站一起居住和工作,且要信任对方,而那份信任源于他们需要共同完成任务的目标。也源于对于竞争的正确认知。这来自你愿意给予别人信心、展露脆弱一面,坚信一旦你涉险,你的同伴不会伤害你。

360:有哪些企业行为会令你说“那样行不通”?

AG: 其中一个令我非常摸不着头脑的行为,就是企业会举办很多团队建设活动,但这些其实都很肤浅。乒乓球赛事、交友会或派对看似有效,可是并没联谊作用,比如交友会上,多数人会跟早已相识、志趣相投的人交流,更不用一起克服任何挑战。这些轻松有趣的活动,又怎能协助他们建立互信?

信任无关你多喜欢自己的团队,重点是他们有多可靠。

360: 如果这个做法行不通,那么要怎样建立互信?

AG: 如果要建立互信,其实要拿掉“乐趣”这个元素。别做一些简单轻松的活动,去与团队同心合力解决重大难题。一来可以巩固互信,二来也能考验品格,看看彼此在不理想的处境中,其真实一面到底是怎样。所以在大家共同完成任务或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就能一起建立对彼此的信任和了解。

360: 你认为办公环境对员工来说有何意义?

AG: 办公室设计对于体现等级观念的影响甚大,我不知道你怎么看,但如果由我率领一家企业,我可不想躲在办公室角落划地为王,我想坐在办公室中心地带。当我走进那些让管理层坐拥一层私人办公室的企业,就如置身迷宫一样。如果我想践行某个构思,如何在这种划分等级的环境找人办事?

那不代表我极力支持开放式办公室,这种环境对内向的员工相当不好。我认为应该是存在一个中间地带的,各位领袖该与下属在同一个区域工作,但也该让所有员工在需要时可以关上房门专注工作。

360: 如今,员工希望在不同地方工作,但与此同时,企业则要求员工合力解决庞大且棘手的问题,你会怎样处理那种僵局?

AG:我认为关键是要取得平衡。我看过一个综合分析,探讨所有关于远程办公有何影响的调研。结果发现如果员工可在一周内部分时间共事,他们在余下时间独立工作也不成问题。有些企业领袖反映:“那我该怎样监察他们?怎样确保员工有在工作?”我的回应是:“如你要那样监督员工,就已经是个失败领袖。员工理应觉得工作有意义,推动他们自发做好本分。”

360: 你曾与多家企业合作,有什么事情曾经令你觉得意外?

AG: 其中一项令我较感意外的事情是与地位有关。一般来说,在乎地位暗示的人,对于自己的地位感到非常不安。拥有一间自成一角的办公室不代表你的地位高人一等,反而显得你缺乏地位认同,仍在极力争取别人肯定。在我所属的学术界也有这种情况,有教授要求学生以姓氏加衔头称呼他为某某教授,不能直呼其名。为什么要以名衔争取地位?为什么不能赢得学生的尊重,从而建立地位?我们该从个人层面对话,而非制造这种令人尴尬的“专业距离”,所谓的名衔实际上也只是个虚名。

写评论

相关帖子

Steelcase如何让员工安全地回到办公室

Steelcase如何让员工安全地回到办公室

既然政府已经逐渐放开居家限制,企业们也计划并开始将员工召回办公室。敏捷度至关重要,Steelcase某位负责制定战略以解决前所未有的全球蔓延危机的团队领袖如是说道。

如何在新冠肺炎危机(COVID-19)中促进革新

如何在新冠肺炎危机(COVID-19)中促进革新

Ashoka connects social entrepreneurs around the world online and offline. During COVID 19 the global organization was forced to change their ways of working together too. As our world is defined by change, a new mindset is required.

目标革命

目标革命

具有社区影响力的全新方法如何带来持续改变并吸引员工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