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

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麻省理工学院的自组装实验室 打破3D打印技术的局限

Pushing Possibilities

假如在网上搜寻“Skylar Tibbits”这个名字,一定会找到他在TED的多个演讲,分享如何令物件在没有人力或机器帮忙之下,自行创造出来。感觉有趣?快点到YouTube上看看他怎么说吧。

经过他的巧手设计,各个部件会自行组装成指定结构,素材会自行改变排列形态,从液态变成固体,自动执行指令。

Tibbits是麻省理工学院自组装实验室(Self-Assembly Lab)的创办人,与Jared Laucks共同担任实验室的总监,探讨如何将实体和数字世界的设计融合。截至至今,他们已成功生产多种产品,令人震惊,啧啧称奇。自组装实验室的其中一项新实验是与Steelcase和设计师Guberan合作,打破3D打印技术的三大限制:速度、规模、材料。Turnstone的Bassline办公桌所使用的精密网形桌面,就是他们携手合作的成果

Tibbits的团队、Steelcase、Guberan首先抛出问题:我们有可能在数分钟内打印出一张座椅吗?一张座椅的话,应该可以,至于整张桌面,其实也是可以的,实际需要28分钟。他们成功研发出了全新的3D打印技术,名为“快速液体打印”,在凝胶形成的3D立体空间中直接“绘画”出所需设计,悬浮在凝胶中的“墨水”会快速定形,打印出大面积的订制产品。

Tibbits指出:“过去,3D打印技术的执行和应用层面受限于三大主要因素,难以广泛应用。其中之一是速度,与其他工业工序相比,3D打印的速度相对缓慢。第二个因素是规模,3D打印的制成品一般以小型产品为主。第三个因素是材料,如今的3D打印材料倾向使用质量较低的物料。”Tibbits认为快速液体打印技术是将设计及生产过程融合的最佳范例,而这正是自组装实验室一直以来致力探索的领域。

Pushing Possibilities
Lattice tabletop 3D printed by Tibbits for turnstone’s Bassline table.

Tibbits 说:“我认为创意建基于实验与研究。我们的目标是拓展可能性,开发出以往不可能出现的东西,将不可能变成可能。”自组装实验室的成员全是学生和研究员,来自不同背景。为了激发团队的创意,他们会不断批评彼此的想法。“每次我们一起制订计划时,都会为新项目构想出上十个新点子,不断推陈出新。我们会说:要再灵巧一点,再快一点,再好一点;太复杂了,要简化内容,但是功能要加强。”

自组装实验室的关键创意来源之一是协作,他们的项目全部均欢迎不同工业和学科共同协作。“Steelcase是空间设计的领袖机构,关注新型材料发展情况、舒适感和创新生产,因此这次与Steelcase的协作,与我们双方的研究相辅相成,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每次我们一起制订计划时,都会为新项目构想出上十个新点子,不断推陈出新。” Skylar Tibbits

Skylar TibbitsDesigner & Computer Scientist, MIT

经过一个月密集式研发后,利用3D打印技术制造的Bassline桌面终于由无形的概念,蜕变为实际触摸得到的工业家具。他们将3D打印技术化为“设计实践专员”,高速复印出大面积桌面。Tibbits讲解说:“设计可以从制作过程中诞生,再演化成一种全新的设计语言。功能也可以在相同方式中诞生。”

自组装实验室并未停步,他们继续开拓新领域,探索新建构系统、生产过程和各种材料的可能性,途中当然遇到不少新挑战,有待他们克服。Tibbits说:“我们更注重探索不同领域而不是实现特定想法。我们不断开拓不同研究领域,其中一个重要主题就是惊喜。有什么事会令我们感到惊喜?如何在制作过程中打破常规、尝试新事物,以及创造出新的设计意念?”

没有人知道答案,不过整个世界将会关注他们的研究结果。

Pushing Possibilities
Laucks和Tibbits在自组装实验室的研究情况。

写评论

相关帖子

TED2018让你思考的四种方式

一切都将由AI取代吗?人类能生存下去吗?如何设计城市?我们可以作出改变吗?TED2018探讨四项重大主题。

TED奖励的SILQ获奖者用音乐讲述故事

Spotify的Angie Romero赢得受TED启发的限量版SILQ椅子一张。现在,她和我们分享自己如何调整心态、全面投入创作构思。

快乐办公室:从家庭生活取经

由收拾饭桌到不许乱扔脏袜,看看如何从家庭生活取经,学习建立快乐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