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

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麻省理工学院的自组装实验室 打破3D打印技术的局限

假如在网上搜寻“Skylar Tibbits”这个名字,一定会找到他在TED的多个演讲,分享如何令物件在没有人力或机器帮忙之下,自行创造出来。感觉有趣?快点到YouTube上看看他怎么说吧。

经过他的巧手设计,各个部件会自行组装成指定结构,素材会自行改变排列形态,从液态变成固体,自动执行指令。

Tibbits是麻省理工学院自组装实验室(Self-Assembly Lab)的创办人,与Jared Laucks共同担任实验室的总监,探讨如何将实体和数字世界的设计融合。截至至今,他们已成功生产多种产品,令人震惊,啧啧称奇。自组装实验室的其中一项新实验是与Steelcase和设计师Guberan合作,打破3D打印技术的三大限制:速度、规模、材料。Turnstone的Bassline办公桌所使用的精密网形桌面,就是他们携手合作的成果

Tibbits的团队、Steelcase、Guberan首先抛出问题:我们有可能在数分钟内打印出一张座椅吗?一张座椅的话,应该可以,至于整张桌面,其实也是可以的,实际需要28分钟。他们成功研发出了全新的3D打印技术,名为“快速液体打印”,在凝胶形成的3D立体空间中直接“绘画”出所需设计,悬浮在凝胶中的“墨水”会快速定形,打印出大面积的订制产品。

Tibbits指出:“过去,3D打印技术的执行和应用层面受限于三大主要因素,难以广泛应用。其中之一是速度,与其他工业工序相比,3D打印的速度相对缓慢。第二个因素是规模,3D打印的制成品一般以小型产品为主。第三个因素是材料,如今的3D打印材料倾向使用质量较低的物料。”Tibbits认为快速液体打印技术是将设计及生产过程融合的最佳范例,而这正是自组装实验室一直以来致力探索的领域。

Pushing Possibilities
Lattice tabletop 3D printed by Tibbits for turnstone’s Bassline table.

Tibbits 说:“我认为创意建基于实验与研究。我们的目标是拓展可能性,开发出以往不可能出现的东西,将不可能变成可能。”自组装实验室的成员全是学生和研究员,来自不同背景。为了激发团队的创意,他们会不断批评彼此的想法。“每次我们一起制订计划时,都会为新项目构想出上十个新点子,不断推陈出新。我们会说:要再灵巧一点,再快一点,再好一点;太复杂了,要简化内容,但是功能要加强。”

自组装实验室的关键创意来源之一是协作,他们的项目全部均欢迎不同工业和学科共同协作。“Steelcase是空间设计的领袖机构,关注新型材料发展情况、舒适感和创新生产,因此这次与Steelcase的协作,与我们双方的研究相辅相成,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每次我们一起制订计划时,都会为新项目构想出上十个新点子,不断推陈出新。” Skylar Tibbits

Skylar TibbitsDesigner & Computer Scientist, MIT

经过一个月密集式研发后,利用3D打印技术制造的Bassline桌面终于由无形的概念,蜕变为实际触摸得到的工业家具。他们将3D打印技术化为“设计实践专员”,高速复印出大面积桌面。Tibbits讲解说:“设计可以从制作过程中诞生,再演化成一种全新的设计语言。功能也可以在相同方式中诞生。”

自组装实验室并未停步,他们继续开拓新领域,探索新建构系统、生产过程和各种材料的可能性,途中当然遇到不少新挑战,有待他们克服。Tibbits说:“我们更注重探索不同领域而不是实现特定想法。我们不断开拓不同研究领域,其中一个重要主题就是惊喜。有什么事会令我们感到惊喜?如何在制作过程中打破常规、尝试新事物,以及创造出新的设计意念?”

没有人知道答案,不过整个世界将会关注他们的研究结果。

Pushing Possibilities
Laucks和Tibbits在自组装实验室的研究情况。

写评论

相关帖子

将幸福感置于教育的核心

将幸福感置于教育的核心

2019年,Steelcase的研究人员就以教育中的幸福感为议题做深入探究。他们并未料到研究尚未结束,一场全球危机就席卷而来。

无拘无束 办公

无拘无束 办公

今天,上班族期望在灵活、机动、有选择和舒适的地方办公。随着协作机会增加,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次数更多,随性、非正式、休闲的见面角落、咖啡厅、休息室和户外空间变成越来越受欢迎的工作空间,逐渐取代传统办公环境。

如何在新冠肺炎危机(COVID-19)中促进革新

如何在新冠肺炎危机(COVID-19)中促进革新

Ashoka connects social entrepreneurs around the world online and offline. During COVID 19 the global organization was forced to change their ways of working together too. As our world is defined by change, a new mindset is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