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学习

为教育界创客腾出空间

Making Way for Making in Education – 360 Magazine Issue 69: Making Distance Disappear

创客运动正闯入教育界。

创客运动——一群对创造饱含热情的人们组成了这样一个社区联盟,他们一起分享设备、空间和想法——这已完全成为了一个全球现象。创客市集(Maker Faire)、创客空间(maker space)和创客杂志(Make Magazine)都是称为“自制主义”的外在表现——在这个社区群体内,手工艺获得复兴,创客们分享资源,互相支持彼此的创意。

创客运动在各个领域极速地发展,不禁引发众人对其出发点和持久性的各种揣测。大多数人认为诸如3D打印,此类大多数人都没有财力拥有的高科技新事物挑起了这项创客运动。但是越来越多人却认同,这股“创客风潮”是对当下愈发虚拟化世界的一种文化排斥。“我们需要在一个可触及感知的世界里重新找回自我。需要从大脑回归到双脚,从大脑回归到指尖,从云端回归到地球。”波士顿大学的哲学教授Richard Kearney最近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道。

无论背后的驱动力是什么,随着这股“创客风潮”的蔓延, 它已经闯入教育界,尤其在高中和大学校园里,创客运动传播新的观点,强调“主动学习”这个已经流行起来的教育界变革。“创客运动关注协作和制作艺术,” Steelcase教学解决方案的研究人员Andrew Kim解释道,“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科技正在重塑教育,面对面教学的重要性正在与日俱增,这为注重实践的教学,而非全程讲座式的教学,提供了新的契机。”

学校里的创客空间和传统教室在设计规划上大相径庭。出人意外的,这些空间和过去的艺术工作室也有所不同。当然过去用于制造的机器,现在都更加高端精密了,但课程背后的意图也相较过去更加深刻,《Make Space》一书的合著者 Scott Witthoft 和 Scott Doorley表示,他们同时也是斯坦福大学Hasso Plattner 设计学院(也被称之为斯坦福d.school)学习空间的设计师。Doorley这样说道:“过去工业艺术更像在职业技能学校里的课程,而创客运动更强调赋予人们正能量,让学生看到他们通过自我努力可以改变世界。”

在教育界,创客空间在创新实验室内或附近孕育产生。创新实验室里的空间设计旨在让人们投入到协作实验以及共同解决跨领域问题中去,这样设计思维方式得到越来越多的运用。无论探索什么领域,都讲究采用主动、协作的方式进行思考、应对挑战。虽然设计思维起源于设计和工程,但并仅限与此,其产出也并非一定是实物——Doorley 把它称作为“原料”。无论人们是在创造实物、系统还是创意,创客运动都和新的教学理念不谋而合。关注从讲课式教学向更主动、生成式的教学模式,即“边学边动手,边动手边学”模式转变。Doorley这样描述这个过程。

在西密歇根艺术和技术中心,高中生正在专为实践型学习而设计的“创客空间”实验室里,尝试用创造性的方式解决问题。

通过自制来赋予能量——这一愿景是位于大激流城的西密歇根艺术和技术中心课后项目的基础。在其艺术和科技实验室里,从公立高中里挑选出来青少年有机会锻炼他们的创造能力,他们在团队环境中向专业艺术家、老师们学习技能,使用专业工具和技术。这个机构设有摄影、游戏设计、陶艺、时尚、雕塑、动漫杂志、街头艺术、影音制作的“创客空间”实验室。所有这些空间的设计都旨在支持主动学习,可以根据手中任务,方便地对空间进行重新配置。每年参与项目的学生都选择一个社会问题,然后运用设计思维的技能做出一些东西,用创意方式来解决问题。例如,今年他们关注的社会问题是“恃强凌弱的行为”。在摄影组学习的青少年正在探索捕捉每个人内在美的肖像拍摄技术。

“这既和流程有关,也关乎到产品,” 执行主任 Kim Dabbs说道。“通过对创造流程和学习技能进行再思考,学生认识到他们可以对自己和社区做出积极的改变。他们听到了自己的心声。”

Kim Dabbs执行主任.

全新的视角

美国南密西西比大学是另一所纳入设计思维,创建Think Center(思维中心)的院校。思维中心是一个创新教学中心,为教职人员的发展和学生参与提供空间和服务。其中有一个主动学习课堂可以接受任何一位教授的预约,这个教室有各种非正式的空间设置,带有白板、马克笔、便利贴和其他创新工具,供学生在小组活动中使用或独自使用。

“我们鼓励学生和教授进行实验,发现各类选择,对改善教学体验的策略进行批判性和创造性思考——用全新的视角对待他们,” 思维中心协调员 Bonnie Cooper说道,Cooper 在2000年投身于高等教育行业之前,在商务领域当了15年的培训师。“人们在这个空间里流露出的兴奋之情是我们百看不厌的,充满了正能量和活力。我们发现原来学习也可以这么有趣。我觉得如果更多地学生能这样感受的话,他们的学习体验也会更加丰富。”

在学术界内外,许多人都表示这一举措将教育界未来推向了一个正确的方向。

“我们知道在当今的职场里,人们都对具有21世纪技能的人才求贤若渴,这样的技能包括创新、协作、用有创意的方式应对变革,” Steelcase的Andrew Kim说道。“这是更高层次的思维方式,需要付诸实践而不只是纸上谈兵。通过教导学生如何进行协作和创造,学生才会像企业管理者一样,有着共同的目标。”

思考与实践

全新的学习方式需要新型的空间,一些超前的大学正在企业创新空间里构造全新的学习环境。基于10多年来对教学环境的研究和所收获的洞察,Steelcase能提供专为支持主动学习而设计的产品及空间概念。举一个突出的例子:一个由Steelcase研究人员和设计师组成的小团队和斯坦福d.school设计学院在空间创造方面开展了协作。此后,它成为大家纷纷效仿的创造性学习空间项目。

“要为主动实验创造空间首先需要明确意图,” 和斯坦福d.school设计学院有过合作的Steelcase研究人员Frank Graziano说道。“空间如何让你偏向思考和实践?空间如何‘授予’你更广泛的权利?激活创意生成、通过创建将抽象思维转化成实物的方式为学生提供支持?”

Making Way for Making in Education - 360 Magazine Issue 69: Making Distance Disappear
在WMCAT,从大激流城公立高中里挑选出来青少年有机会锻炼他们的创造能力,他们在团队环境中向专业艺术家老师们学习技能,使用专业工具和技术。

创建一个创客空间

基于对创造型学习空间的研究,以及在Steelcase内部的创新中心里收获的第一手经验,Steelcase研究人员和设计师为创建“创客空间”提供以下一些建议。

让它充满灵感: 明亮的颜色、舒适的装潢、接触自然光线、能走到户外——这些元素都能激发参与度。产生轻松氛围的刺激源能促进创造性思维,而乏味的环境只会激发乏味的成果。

让它具有灵活度并且能定制: 让老师和学生自己来配置空间,以满足他们自己的需求,认识到不同的课程、不同的项目阶段对空间都有着各自不同的要求。可移动的家具是配置多种环境的必要之选。

创建分区: 创造和协作通常都会发出声音,然而思考需要在安静的环境里才能顺利进行。确保布局和装修具有流动性,支持学生在协作时又能独自学习。尤其对于放置机器的空间而言,要将思考区和制作区尽可能地分开。

为杂乱无序做好准备: 将材料摊放在眼前有助于团队对创意和可能性进行“思考”。确保工作桌面足够大,让团队可以聚集到一起,并且有充裕的存储空间放置材料和半成品。

利用垂直空间进行展示: 在办公桌前工作对于面前的人来说是私密的,但是移动或固定的白板可以让大家分享正在酝酿的想法,并展示成绩。说到白板和马克笔,怎么用都不会觉得多。

支持各种姿势: 身体姿势和移动能影响创意流程。在小组中,站着能鼓励互动和参与。对于独立工作而言,放松的姿势或行走却能促进新的思维方式。

让分享多媒体内容变得简单: 越来越多的内容以多媒体形式存在。选择科技工具,方便参与者分享他们设备中和头脑里的内容。

创客运动并非为了创造而创造,”Andrew Kim总结道。“它是对于创新的一种理解和实践。只要把握住这个核心,它就值得在当下受到教育界的如此关注。”

相关帖子

CATS剑桥学院

Recognizing the critical interdependency of pedagogy, technology and the spatial environment for successful active learning, in 2013 CATS Cambridge began planning for a brand-new, state-of-the-art facility.

全新學習心得

原因是:越來越多的研究和課堂上的經驗表明,通常被稱為“坐着獲取知識”的學習方式真是大錯特錯。事實證明,要讓大腦保持活躍,我們需要常常活動。

全新的 學術中心

要徹底改造21世紀大學圖書館。